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配资资讯 » 正文

「股票配资门户」高杠杆叠加疫情冲击 半年不到六家房企拟易主求

  18日,上证报从相关渠道获悉,闽系房企泰禾集团大概率将被福建当地国企接盘。同日晚,小型房企京汉股份正式公告将易主,中国奥园集团实控人将入主。据上证报统计,今年以来,包括福晟集团、泰禾集团、京汉股份、协信集团、新华联、阳光股份在内的6家房企或易主、或试图通过引入战投,以求重整旗鼓。其中有5起集中发生于最近2个月。

  二三线房企的奋力求变折射出的是,加速“跳涨”的行业集中度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受今年疫情影响,以时间换空间的出售资产、项目、股权,正在成为部分高杠杆房企的选择,而并购则愈发成为规模房企做大做强的重要抓手。就处于百亿规模的中小型房企而言,如何在行业集中度持续上行中维持生存,以及实现规模扩张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难题。

  二三线房企承压求变

 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,房地产行业就陆续响起新一轮“洗牌”的声音。而今年的疫情,令原本就存在流动性风险的房企加速浮出水面。

  在上述6家明确发出“求救”信号的房企中,排名全国前40强的房企泰禾集团备受瞩目。泰禾集团5月14日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泰禾投资正在筹划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事宜,相关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。该战投的主营业务中包含房地产。

  上证报昨日从接近泰禾集团高层的人士处获悉,本次拟引入的战投大概率为一家综合实力极强的福建地方国企。另据媒体报道称,作为千亿级闽系房企,泰禾集团是福建当地的纳税大户,同时有医疗、教育等优质产业配套资源,因此本次“引战投”工作是由当地政府牵头介入。

  泰禾集团此举并不令人意外。作为于2010年上市的地产股,泰禾集团因上市后火力全开,一度被称为“地王收割机”,并在2018年以1303.4亿元的销售额,闯入百强房企的第20位。但激进策略下,巨额债务随之而来。泰禾集团今年一季报显示,公司总负债1900亿元,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07.40亿元;同期货币资金仅为55.53亿元。

  “泰禾集团所打造的院子系、大院系等多个系列产品口碑不俗。公司在去年也积极通过出让项目股权、发布高息美元债等方式纾困。”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,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泰禾集团部分项目在2020年的最新成交价格低于预期,也对公司的资金回笼造成影响。

  作为今年首个债务违约的上市房企,苦苦挣扎的新华联也正式对外“求援”。5月18日,新华联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拟引入战投,中金公司将协助其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,不排除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性。

  据新华联官方微信号称,在新华联集团与中金公司于5月13日举行的合作协议签字仪式上,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,新华联集团今年出现了资金紧张的局面。希望与中金公司紧密携手,能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文旅尽快引进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,特别是要注重引进央企或国企投资者。

  疫情带来的困难,或许只是导致新华联求变的直接因素,其危机从去年就已浮现。据披露,截至2019年末,新华联期内的短期借款、应付账款、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5.85亿元、77.56亿元、67.91亿元,合计约为161.32亿元;同期,其货币资金仅为49.18亿元,无法覆盖到期债务。截至目前,新华联违约债务还未兑付,现金流危机仍未得到缓解。

  与泰禾集团、新华联类似,同样因疫情加大偿债压力而寻求改变的房企还有京汉股份、协信集团、阳光股份。

  京汉股份于19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京汉控股将公司29.302%股份转让给奥园科星,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郭梓文,每股5.06元的转让价格较公司现价4.19元有约20%的溢价。奥园科星是一家刚成立的平台公司,其股东奥园广东主营房地产开发,2019年营收122亿元,净利润17亿元。郭梓文旗下还有中国奥园集团、奥园健康生活和古兜控股等3家港股公司。

  而在今年一季度,京汉股份亏损8408.43万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733.37%。公司称,业绩亏损主因系受疫情影响,公司房地产板块交房延迟,化纤板块开工不足、产品交付困难。

  “大浪淘沙下,即便是经历了多个行业周期的老牌房企,高负债率也犹如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‘炸弹’,一旦销售回款被迫减速,就面临被洗牌的命运。而此次疫情之下,楼盘施工、销售、交付均推迟则成为压倒它们的‘最后一根稻草’。”克而瑞分析师谢杨春表示,每个企业可能具体原因存在差异,但资金总是绕不过去的槛。

  行业集中度加速“跳涨”

上一篇:「线上配资交易」2019年证券行业年报行业点评:加杠杆进行时 头部ROE已确认迎来上行拐点
下一篇:[股票杠杆公司]华林证券投行业务收入下滑六成 杠杆提升净资产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